主页/艾滋历史人文/【连载】艾滋病编年史——90年代末的推进

【连载】艾滋病编年史——90年代末的推进

它是人类一直未攻克的疾病,它曾经一度被认为是死神的化身,在过去的37年里,它夺去了无数生命。用直径120纳米的小体格在直径12756千米的地球上肆虐。

谁曾想过,37年前发现的一种未知疾病,会发展成如今全球性的感染性疾病;谁曾想过,37年后的今天,你不会再担心看着伴侣在病床上备受折磨,却无能为力。因肺部感染呼吸成为了一种痛,不愿让他人看见因卡波西肉瘤而长满了黑色斑块的消瘦身体和脸庞。

如今艾滋病已经是一种可防可控的慢性疾病了。HIV疫苗也在不远的将来,还有可治愈的希望。

 

1995年

2月23日,奥运会潜水金牌获得者格雷格·洛加尼斯(Greg Louganis)宣布自己为HIV阳性。

六月,美国FDA通过了首个蛋白酶抑制剂,开启了抗逆转录病毒治疗(HAART)的新纪元。

3月26日,说唱歌手Eazy-E死于艾滋相关疾病,而仅在一个月前他刚刚被确诊为阳性。

死于艾滋的说唱歌手Eazy-E

 

6月27日,全国艾滋病人协会(NAPWA)发起了第一个全国艾滋病检测日。

7月14日,美国疾控中心发布了第一份帮助HIV感染者预防机会性感染的指南。

美国总统克林顿建立了自己的总统艾滋顾问委员会(PACHA),委员会成员们于7月28日第一次集会见面。

9月22日,美国疾控中心审核了美国1994-1995注射器交换项目。国家科学研究院总结称,注射器交换项目应该作为防治传染病综合策略的重要一环。

12月6日,克林顿总统主持了第一个关于HIV/艾滋病的白宫会议。

截至10月31日,五十万艾滋病病例已经在美国被上报。

 

1996年

第十一届国际艾滋病会议在温哥华召开。此次会议突出强调了抗逆转录病毒治疗(HAART)的有效性,为未来注入乐观的希望。

自从艾滋传染病被发现以来,美国新感染艾滋确诊数量首次出现下降。

艾滋病已经不再是美国25-44岁人群死亡的主要原因,但它依旧是该年龄段非裔美国人的主要死因。

联合国HIV/艾滋合作项目开始运行。该项目成立的目标是支持全球的抗艾滋行动,并整合联合国系统内的艾滋研究成就。

FDA通过了以下几项研究:

  • 首个HIV家用检测收集套装(5月14日)
  • 病毒载量检测,以测量HIV病毒在血液中的含量(6月3日)
  • 首个非核苷内逆转录酶抑制剂奈伟拉平(6月21日)
  • 首个HIV尿液检测(8月6日)

5月20日,美国国会重新批准了Ryan White护理法案。

十月份,艾滋纪念被子最后一次被完整展出。它覆盖了位于首都华盛顿的整个国家广场。

  AIDS Memorial Quilt (艾滋纪念被子)

 

HIV/艾滋病研究员David Ho博士倡导一种治疗艾滋病毒的新策略 – “早治疗,狠治疗”,患者在感染过程中早期接受更新更激进的治疗方案,以此希望能更久保持健康。 他随后被评为美国时代杂志的“年度人物”。

国际艾滋病疫苗倡议会(IAVI)成立,旨在加速寻找有效的艾滋病疫苗。

 

1997年

为了响应“早治疗,狠治疗”的呼吁,高效抗逆转录病毒疗法(HAART)成为艾滋病治疗的新标准。

美国疾控中心报告称美国艾滋病死亡率首次大幅下降。 由于HAART的大面积使用,美国与艾滋病相关的死亡人数与去年相比下降了47%。

5月18日,克林顿总统宣称,10年内寻找有效的艾滋病疫苗的目标将成为国家的首要任务,并呼吁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建立艾滋病疫苗研究中心。 (他于1999年6月9日成立了Dale和Betty Bumpers疫苗研究中心。)

9月26日,FDA批准了Combivir,这一种片剂组合了两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使得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更容易服用他们的药物。

组合片剂Combivir

 

11月21日,美国国会颁布了1997年“食品药品管理局现代化法案”,编写了加速药品审批程序,并允许传播除药品标签外使用的信息。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估计,全世界有3000万成人和儿童感染艾滋病毒,每天有16000人新感染该病毒。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服用蛋白酶抑制剂,对药物的耐药性变得更加普遍,耐药性成为艾滋病界着重关注的一个领域。

 

1998年

美国疾控中心报告称,非裔美国人占美国艾滋病相关死亡人数的49%。 非裔美国人的艾滋病相关死亡率几乎是白人的10倍,西班牙裔人的3倍。

3月,非洲裔美国领导人,包括国会黑人核心小组成员,简略了解了艾滋病在其社区中的极度不成比例的影响。 他们制定了“行动呼吁”,要求总统和医生将艾滋宣布为非裔美国人社区的“紧急状态”。

10月,克林顿总统宣布艾滋病将成为美国非裔和西班牙裔社区的“严重和持续的健康危机”,并宣布一系列旨在减少艾滋病对种族和少数民族影响的举措。

在黑人核心小组成员的领导下,国会资助了少数群体艾滋病倡议,并 投入了前所未有的1.56亿美元用于提高该国在非裔美国人、西班牙裔和其他少数民族社区防治艾滋的有效性。

少数族裔群体对艾滋政策尤其需要

 

4月20日,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秘书Donna Shalala确定针头交换计划(NEPs)是有效的,并为令非法药物使用增加,但克林顿政府并不打算投入联邦资金用于该项目。

4月24日,疾控中心发布了第一份针对HIV阳性成人和青少年使用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国家治疗指南。

6月25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美国残疾人法案涵盖HIV早期阶段,而不仅仅是艾滋病患者。

11月12日,美国国会颁布了Ricky Ray血友病救济基金法案,以纪念通过受污染的血液制品感染HIV的佛罗里达青少年。 该法案授权在1982年至1987年期间向未经筛查的血液凝固剂感染艾滋的血友病和其他血液凝固障碍患者付款。

 

1999年

国会西班牙裔核心小组召开国会听证会,讨论艾滋病对拉丁裔社区的影响。

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艾滋病已成为全球第四大杀手,也是非洲的头号杀手。 据世卫组织估计,全世界有3300万人感染HIV,其中1400万人死于艾滋病。

2月7日,第一个全国黑人艾滋病宣传日开展。作为基层教育活动,其宗旨为提高人们对有色人种社区HIV和艾滋病防治护理的认识。

3月,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生物技术公司VaxGen开始在发展中国家泰国开展首次人体疫苗试验。

7月19日,克林顿总统宣布成立“抗击流行病的领导力和投资”倡议,该倡议将为解决全球艾滋病流行提供资金。

12月10日,美国疾控中心(CDC)发布了一个新的艾滋病病例定义,以帮助州卫生部门扩大艾滋病监测工作,更准确地追踪疫情的变化过程。

 

—未完待续—

 

以史为鉴,珍惜过去艾滋病人们、艾滋活动家们和医生们的努力,今天的我们依旧在努力着,消灭歧视,抗击艾滋。